重新认识“模块化区块链”和Rollup

作者:Polynya

去年,我一直为传播“模块化区块链”这个meme而感到惭愧,当然,还有一些更具影响力的参与者,比如Bankless、Celestia、The Daily Gwei等,他们把这个词带到了聚光灯下。今年,我没有真正使用过“模块化区块链”这个术语。

非常清楚的是,模块化的效率绝对比单体链(monolithic chains)要高出几个数量级。当以最小应力进行测试时,单体链多次出现的问题使这一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清楚。模块化执行层也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但与单体执行层相比,它们具有显着的领先优势。

我错的不是在技术方面,而是在社会经济方面。Ali Atiia和Justin Drake‌之前已经强调过这一点。考虑黄金标准,一个以太坊rollup:

  1. 执行层:rollup
  2. 结算层:以太坊
  3. 数据层:以太坊

顺便说一句,最近我看到有人把在别处处理数据的执行层称为“rollup”,这并不是一个rollup,rollup必须在相同的结算层和DA层进行结算。而在不同层上发布数据的有效性验证执行层称为validium,并带有额外的假设。你可以给它们打上zkPorter、celestium 等标签,但请不要将它们称为rollup。欺诈证明的情况更复杂,所以我暂时会跳过它。关键是,如果数据可用性没有在验证状态转换的同一协议上达成共识,那么它就不是一个rollup。

一个正确实施的rollup,意味着你根本不必信任它,并且你可以随时将你的资金从这个rollup提到以太坊主网。但这并不完全是万无一失的,实际上,你可能会拥有具有不同安全模型和标准的rollup,但我绝对希望所有主要的rollup都提供某种明确的退出机制,该机制与可信rollup 定序器相隔离。

不同的rollup具有不同的安全假设,你可以拥有一个不可更改或enshrined(指神圣的,完美的)rollup,它可以提供与以太坊相同的安全性(假设没有漏洞)。要升级这个rollup,必须使用EIP 流程,或者完全部署一个新实例。而很多rollup会选择可升级性,这将由代币投票驱动。这是一个类似于权益证明L1升级的经济假设,尽管rollup可以在完全没有代币的情况下尝试新的升级机制。还有其他有趣的风险,我不会在这里讨论(请参阅上面Justin和Ali的评论)。就个人而言,我并不担心其中的一些风险,我相信一个实施良好的rollup,可以达到神圣rollup 99%的程度,但肯定会有一些带有不重要假设的rollup。

对于EIP-4844以及之后的danksharding,我们添加了一个第四层:过期历史(expired history)层。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1-of-N信任假设‌,但我还是要将其添加到组合中。其他数据层可能会选择不让历史过期。所以,现在你就有了:

  1. 执行层:rollup
  2. 结算层:以太坊
  3. 数据层:以太坊
  4. 历史层:rollup以及其他

理想的解决方案应该是:

  1. 执行层:以太坊
  2. 结算层:以太坊
  3. 数据层:以太坊
  4. 历史层:以太坊

当然,这不一定非得是以太坊,也可以是比特币,但其理念就是提供强大安全性的任何东西。现在,请不要误以为这是一个单体解决方案,这将是模块化的,但都由神圣(完美的)协议来组合完成:

  1. 执行层:神圣rollup (例如zkEVM,或无状态后的optimistic enshrined rollups) (注:在Justin Drake创造“神圣rollup”这个词之前,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将其称为“最简洁rollup”)
  2. 结算层:神圣结算层 (例如EL)
  3. 数据层:神圣数据层(例如danksharding)
  4. 历史层:神圣历史层 (例如神圣Portal网络?)

这使得你只留下了假设最少的协议,并将最大的安全性合并到一个协议中。据我所知,Tezos是目前唯一采用这种方法建造的项目。而以太坊很可能在未来几年也将拥有自己的神圣rollup,当然,除此之外,还会有外部rollup选项。因此,你将实现两全其美:最大的社会经济安全 + 实验和多样性,这反过来也将影响神圣层的进步。

那么,如上所述,为什么不拥有很多“模块化L1”呢?你想要做的是聚集而不是分割安全性和流动性。拥有很多“模块化L1”将是一个非常分散且不安全的混乱局面。但是,我认为拥有2-3个模块化 L1会是一种理想的结果。你至少有一个模块化的 L1可以聚集到国家级的最大安全性,然后可能会有一条利基模块化L1的长尾。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行业都会出现整合的情况,最终会留下2-3个主要的参与者。由于上面提到的安全积累,对于权益证明区块链来说,压力甚至会更大。

过去,我对volitions一直是非常感兴趣的,但它很快就会遇到一堆假设问题:

  1. 执行层:volition
  2. 结算层:以太坊
  3. 数据层:以太坊、zkPorter、Celestia、Polygon Avail、adamantium 等
  4. 历史层:数据层各自的解决方案,是选择volition,还是其他

你可以看到,这显然不像一个模块化L1那么优雅,尽管如果你处于rollup模式,它会和rollup一样好。这里有很多的细微差别,但简单地说,你现在需要信任另一个实体——DA层。我仍然感兴趣的最有趣的解决方案是adamantium。在这里,通过保管你自己的数据,或是选择你的数据提供者,你完全放弃了信任不同且较弱的诚实多数共识。关于validium DA层的诚实少数共识尚未被调查,但我相信也有很大的潜力。(有人可能会说DAC属于这一类,但问题在于DAC是需要许可的。另外,请注意,诚实的少数 DA 不适用于rollup - 仅适用于在诚实多数结算层上验证状态转换的validiums。)

实际上,我们很可能会快速进入一个我们看到的rollups、volitions、validiums等方案共存的世界。有了EIP-4844和danksharding,以太坊将有足够的数据容量,但如果区块链的需求出现指数级增长,我们将看到额外的数据层处理过剩的需求。尽管单体跨链桥固有的不安全性以及单体执行层的严重低效问题,我们还将看到一些单体链会通过它们现在正在建立的网络效应,以及强大的市场营销而持续存在。

然而,我绝对相信的是,即使是最顽固的单体链项目,最终也会采用模块化组件,你根本无法拒绝 1,000 倍的效率提升!当然,除非你不需要规模或创新。

在理想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安全性形成一个清晰的执行层优劣排序:

神圣rollups > rollups >> validiums > AnyTrust >> 单体侧链 & alt-L1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版权声明:mimiby 发表于 2022-04-16 18:20:04。
转载请注明:重新认识“模块化区块链”和Rollup | 秘密通路mimi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