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Haun Ventures:15亿美元加密基金如何管理?

Sam Rosenblum 从未想过他会在一家专注 Crypto 的投资公司工作。作为一个南加州人,「我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户外晒太阳、打球以及和朋友们一起玩耍」。直到他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大学,Crypto 才真正成为一门学问。Rosenblum 曾在美国司法部工作,又在一家商业咨询公司担任过分析师,但随后在 Visa 工作的一年让他看到了数字资产的蓬勃发展——以至于 2014 年 Coinbase 招募他和他的同事时,Rosenblum 果断抓住了这个机会。

这次跳槽相当值。当时 Coinbase 还是一家 30 人的公司,在 Rosenblum 加入后的五年里迅猛发展。后来,他决定加入 Coinbase 同事创办的 Crypto 基金 Polychain Capital。事实上在去年 a16z 前合伙人 Katie Haun 邀请他加入刚成立的新公司时,Rosenblum 正筹划凭借在 Coinbase 和 Polychain 的关系网募集自己的基金。

现在,Rosenblum 和曾在 Index Ventures 待过四年的 Chris Ahn,一起帮助 Haun 将她的公司 Haun Ventures 在今年年初获得的 15 亿美元资本承诺用于投资。为了更好地了解这家年轻的公司如何运作,以及它如何在当下市场行情不好的情况下进行投资活动,上周晚些时候,我们采访了住在爱达荷州太阳谷的 Rosenblum。聊天内容摘录如下,考虑到篇幅和清晰度,内容经过编辑。

TechCrunch:让我们先来回顾一下。a16z 是 Polychain Capital 的投资人,而 Polychain 创始人是 Coinbase 的 1 号员工。Katie 是 Coinbase 的董事会成员,还在司法部当了十年联邦检察官。你则在司法部度过了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年时光。有这么多的缘分,你们第一次认识是在什么时候?

Sam Rosenblum:Katie 和我第一次见面是在 2017 年,当时她刚加入 Coinbase 董事会。在我离开 Coinbase 之后,我们并没有保持特别密切的联系。但去年 11 月,那时我正筹划启动自己的风险基金,为此我和一些朋友做着融资之前的推销准备和头脑风暴。他们恰巧也是 Katie 的朋友,Katie 从他们口中听说了我在做的这些事情。她主动联系了我,跟我说了她的想法。后来我飞到门洛帕克,和她一起在斯坦福校园里走了几圈,决心加入她的团队。之后,就到现在了。

TechCrunch:你是 Katie 聘请的首位交易负责人,眼下你们有多少员工?

Sam Rosenblum:我们现在一共有 12 个人,交易团队有 3 个人。我们可能会保持整个公司的精简和灵活。今年交易团队会增加一两个人,但绝不会再多了。Haun Ventures 将稳定在 15 到 20 人左右。

虽然说起来很好笑,但需要澄清的是我们部署的是一个传统基金,实际上调用的都是美元。收到的资本承诺中,没有一个是以 Crypto 的形式。

尽管采取非常激进的 Crypto 策略,但我们的结构相当普通,是一个典型的风投结构。我们最终决定通过两个基金完成 15 亿美元的基金融资:一个是 5 亿美元早期基金,另一个是 10 亿美元用于略后期阶段的加速器基金。

TechCrunch:Marc Andreessen 和 Chris Dixon 是你们的有限合伙人。除了他们,还有哪些个人或公司是你们的支持者?

Sam Rosenblum:我们大多数有限合伙人是机构,从主权财富基金到大学捐赠基金,再到养老金计划乃至医疗系统。也有一些个人,都是 Katie 和我的朋友,或者说是公司的朋友。

TechCrunch:我看到很多 Web3 交易和项目在后期支持上,没有用「A 轮」「B 轮」「C 轮」之类的典型术语。在你们看来,什么构成了后期阶段?

Sam Rosenblum:关键的区别只在于:项目开发到了哪一步,现在有什么用途。阶段的概念看起来与传统的科技风投也许有点不同。历史上看,科技风投的剧本往往是到最后你投资的公司成长为十亿乃至数十亿美元的独角兽,Crypto 领域中处于技术栈上层的公司也是这个剧本。不过当你望向技术栈底层的公司,也就是各种 Layer 1 协议网络。一旦成功,它们达到的可远不止数十亿,而是数万亿美元的市值。因此,在为这一类的东西定义阶段时,我们考虑的问题是万一它成了最后的赢家,会达到怎样的规模?这些才是我们关注的事情。

TechCrunch:目前为止,你们参投了哪些项目?

Sam Rosenblum:现在差不多有十来个,横跨不同的交易结构和资产类型。

TechCrunch:你们支持的两家公司最近都宣布了融资,包括 Zora 这一成立两年的以太坊 NFT 市场筹集了 5000 万美元的新资金。这是在早期还是加速阶段?

Sam Rosenblum:Zora 团队这两年一路走来,已经有过好几次相当重要的转折点。要定义它们是在第几轮,真不好说。你给不了它一个典型的分类,说它是在 A 轮 B 轮什么的。无论怎么定义,都不太够恰当。关于他们的发展方向,他们接下来会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宣布。我不会提前透露,但他们确实在以一种非常酷的方式进场。

TechCrunch:他们之前筹集过资金吗?

Sam Rosenblum:是的,他们筹过资金。我不知道他们在公开场合就从谁那里筹到资金说过什么,但他们在投资者眼里是个伟大的团队。我们常与之合作,对他们很了解。

TechCrunch:身为投资者,你是如何找到这家公司的?

Sam Rosenblum:我实际上在 2018 年左右就认识了 Zora 的联合创始人。它们整个联合创始团队都来自 Coinbase。

TechCrunch:那么 Highlight 呢?这是一家成立 14 个月的公司,声称为创作者提供 NFT 和社区功能。这家公司哪里吸引了你?

Sam Rosenblum:Highlight 团队同样令人印象深刻,成员来自 Web2 的 Square(现在的 Block)、DoorDash 以及其他精心设计的 Web2 产品和服务。最终,他们想做的是让那些还不是 Crypto 工程师专家的人,也能够用 Web3 工具建立一个社区。为了实现这一点,Highlight 所以是一个无代码平台。

TechCrunch:基于 Highlight 这个非常有限的数据样本,看起来你在关注许多正进入 Web3 世界的 Web2 运营者和创始人。是这样吗?

Sam Rosenblum:我们同样愿意支持那些已经在 Crypto 领域投入十年的创始人,投入一年的也一样。我们真正关心的是他们对自己正在构建的东西的决心,以及对为什么要建立它们的独特洞察和直觉。

TechCrunch:Web3 还有很多空白需要填补,你们是否会以投资者惯常的视角来考虑这当中的利益冲突?例如我看到有很多铸造 NFT 的公司,你们会再投资一个吗?

Sam Rosenblum:这个问题相当重要,尤其是对 Crypto 风投而言。在一般的 Web2 环境中,创始人或初创公司在一系列非常明确的前提条件上进行构建,譬如 TCP/IP、HTTP、SMTP 这些我们每天都在使用的互联网协议。

创始人在 Crypto 领域要做的事情恰与此相反,技术栈的每一层都在并行发展。即使是 Crypto 技术栈中最基础的部分——去中心化共识的理念——也存在这种去中心化共识或共识机制类型的不断革新。

因此在每个构件都在发生革新的情况下,创始人和初创公司往往就算不改弦易辙,至少也要在创业过程中将很多新的信息纳入考虑。

我们确实认真对待过冲突的理念,我们确实想确保我们是我们投资组合创始人真正好的伙伴,所以我们不会把它们置于危险境地。但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创始人可能会创立两家不同的初创公司,最初的理念类似,却最终建立在 Crypto 技术栈的不同层面上。所以,在事情的走向上有很大的灵活性。

TechCrunch:谈到 NFT,Katie 在离开 a16z 之前完成的最后一笔交易是 NFT 音乐版权初创公司 Royal,在去年 11 月 a16z 领投的融资中它筹集了 5500 万美元。Haun Ventures 有参股吗?

Sam Rosenblum:你说得没错,那是一笔 a16z 牵头的交易。交易的一部分是 Katie 加入其董事会。Katie 现在还是 Royal 董事会成员,但它此刻不在 Haun Ventures 的投资组合中。

TechCrunch:这是否让你们在投资另一家 NFT 音乐版权创业公司时更加棘手,还是让你们更有机会参与 Royal 的后期融资?

Sam Rosenblum:这是个好问题,我认为两个选项都有可能。数字化版税管理和链上版权很有意思,也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类别。这是非常复杂的领域。我推测会有相当多真正有才华的创始人在这里进行构建,在他们试图服务的市场以及如何服务方面可能都会尝试各种不同的方法。我们肯定将持续关注这一市场。

说到 Katie 的董事会席位,她也是 OpenSea 的董事会成员。这让我想起最近与 Benchmark 的 Sarah Tavel 的对话,他说像 OpenSea 和 Sorare 这样的 Web3 公司(均得到 Benchmark 的支持)实际上是建立在去中心化基础设施上的中心化公司,从来没有真正想成为完全去中心化的实体。你同不同意?

Web3 概念的核心就是去中心化这一思想,但我认为很多人可能没有想过这一点最后有多重要。在我看来,中心化的平台将会而且应该为某些用途而存在。Crypto 技术栈去中心化的重点在于,平台没有能力「锁住」他们的用户。

不针对任何一家 Web2 公司,但你想想这些社交网络,你的每一个行动——上传的每一张照片、所谓的社交图谱、亲朋好友网络,都被一个中央看门人维护和管理,你没有办法清空这些信息。Crypto 的理念是,你可以在一个中心化的平台发布内容,但完全可以带着你的关系网离开这个平台,因为它们都建立在一个底层的开放基础设施上。

TechCrunch:过去一两周 Crypto 崩盘,加密货币市值损失了 4000 亿美元。你对现下发生的事情有何看法?这似乎是个好时机,一切都在出售,而你们有 15 亿美元可以支配。

Sam Rosenblum:我从 2014 年起就在这个领域工作了。我加入 Coinbase 的时候,处境和如今有些类似。有三年左右的时间,你可能不得不埋头苦干,再也感受不到过去一年里这个领域的种种兴奋。

Crypto 熊市真地很难熬,财务、心理、情感上都是如此。但历史证明,很多最好的 Crypto 项目就是在这种时刻诞生的。回顾过往,比特币在 2013 年年末崛起,但在 2014 年年初呈现崩盘的征兆。以太坊在 2014 年 6 月预售,大涨大跌在 2017 年和 2018 年的周期中再次上演。我们在其中经历狂喜,又面临崩溃。但就是在 2018 年,一些惊人的项目如 Uniswap 和 dYdX 在这一时期成立。因此我认为表面来看,也许未来几周到几个月内,我们会看到 Crypto 领域一些新的初创公司和项目诞生。从现在起的三四年后,当我们再回头看时将会慨叹一声:「哇,这是上个 Crypto 寒冬中诞生的。

TechCrunch:Haun Ventures 是否注册为投资顾问?

Sam Rosenblum:没有,我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免税风险基金。

TechCrunch:有人说 Coinbase 现在正在出售,投资人 Cathie Wood 刚刚花了 300 万美元购买股票。既然你有很多钱可以支配,你们是否会或者说已经入股 Coinbase 之类最近遭受重创的上市公司?

Sam Rosenblum:我个人持有 Coinbase 股票,记不得谁说的了,但有人说对于那些不一定能接触到惊人的早期交易的普通人来说,能够在 2018 年以不到其 C 轮估值 2 倍的价格投资 Coinbase,似乎是一个世纪购买机会。我个人倾向于同意这一观点。由于持有 Coinbase 股票,我当然认同本周是一个相当特殊的购买机会。但显然人们应该做必要的研究,以做出独立的财务决定。作为一个基金而言,我们真地不关注公开的股票市场。

[更正:在本文发表后,Haun Ventures 提醒我们 Katie 不在 Rotal 董事会中。该公司还写信给我们澄清,Haun Ventures 目前是一个免税的注册投资顾问,并计划年内完成注册。]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版权声明:mimiby 发表于 2022-05-22 17:31:49。
转载请注明:对话Haun Ventures:15亿美元加密基金如何管理? | 秘密通路mimi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