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字详谈DoraHacks与极客运动、加密领域的发展史

火星财经注:5月18日消息,去中心化全球极客组织和领先的 Web3 开源开发者激励平台 DoraHacks 宣布完成 2000 万美元 B1 轮融资,本轮融资由 FTX Ventures 和 Liberty City Ventures 联合领投,Circle Ventures, Gemini Frontier Fund, Sky9 Capital, Crypto.com Capital, Amber Group 等参投。本轮融资后,Dora 生态核心基础设施(包括 DoraHacks、Dora Factory,但不包括 Dora Grant DAO、Dora Infinite Fund 等去中心化治理组织)总融资规模超过 5000 万美金。

万字详谈DoraHacks与极客运动、加密领域的发展史

本文由DAOctor, [email protected]创作,感谢DoraHacks团队的反馈。

近十年,我们一直处于一个高速变化和发展的科技时代。诸如,开源、极客、加密、DAO、量子、星际移民等代名词,不断的涌现在我们的生存空间并改变着我们的认知和行为模式。每一次的风口浪尖,都会诞生一批时代的布道者和引领者。时代的推动者,既有天时、地利的因素,也有其浪潮来临之前,干坐冷板凳的坚持和艰辛。

DAOrayaki作为一个关注前沿话题的去中心化媒体和研究组织,我们通过持续的观察研究发现,每段推动科技时代进步背后的布道者故事,都有一群值得被尊敬的群体及一系列具有深远影响力的话题。对近十年来的科技热点名词及布道者的影响力和作用进行梳理,Hacker贯穿在每一次的科技发展和演化中。时至今日,Hacker文化的诞生已约60年的历史,但走向大众文化,仅仅不到十年时间。而这其中,DoraHacks作为承载这场Hacker文化的普及和发展的关键角色,十分值得我们多角度的分析和探索。为此,我们创作了这篇文章,并从以下五个部分详细展开,以求为行业推动者及从业者提供一份思考指南及行走道路上的精神慰藉。

这五部分分别是:“开源运动与极客文化、DoraHacks的全球运动、DoraHacks与开源开发者、DoraHacks与加密行业共进史,以及DoraHacks的多链运动与Non-Crypto扩展”。

一、开源运动与极客文化

多年来,一群充满活力的互联网支持者一直在追求、实现和珍惜开源的想法。这些人以称自己为“极客/黑客(Hacker)”而自豪。这里提到的极客不是现在计算机罪犯的名字,而是天才发明家、问题解决者和技术专家的名字。使用网络入侵其他系统的破坏者应该被称为“破解者(Cracker.)”。

极客文化的起源大致可以追溯到1961年。那一年,麻省理工学院拥有了第一台PDP-1(Program Data Processor No.1)。PDP-1是最早的交互式计算机之一, (与其他机器不同)价格足够便宜,不必严格安排时间。它吸引了一群来自科技模型铁路俱乐部(Tech Model Railroad Club)的学生并成为了他们的最爱。俱乐部的学生本着有趣的精神进行了系列实验并孕育出了最早的电脑游戏—《太空大战(Spacewar!)》。基于PDP-1发明了一系列编程工具,谚语和文化氛围至今仍依稀可辨。

万字详谈DoraHacks与极客运动、加密领域的发展史

 Program Data Processor No.1

1982年,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实验室的标志性人类物理学家理查德-斯托尔曼 (开源社区的人也喜欢叫他 "rms")开始重建整个C语言。即对UNIX的克隆和自由发布,这就是著名的GUN操作系统。GUN很快成为极客活动的焦点。事实上,在大约十年左右的时间里,由Stallman建立的自由软件基金会在很大程度上定义了极客文化的公共意识形态。

1991 年,Linus Benedict Torvalds 开始为 386 机器开发一个免费的 UNIX 内核。 Linus很快成功,并在互联网上吸引了一起帮助其构建的极客。开发Linux:功能齐全的UNIX,源代码完全免费,可以再次发布。这一次,Linux和互联网引领极客文化从公众意识的边缘走向了今天的显赫位置,极客文化开始从自身的角度重塑商业软件的世界。

万字详谈DoraHacks与极客运动、加密领域的发展史

 386.UNIX

Linux带来的效应,并不仅仅是技术上的,更多是一种社会学上的意义。在 Linux 开发出来之前,很多人认为,如果软件对操作系统来说这么复杂,就必须要有一个协调良好、规模小、互动紧密、集中管理、流程严谨的团队。就像建造一座大教堂一样,它是由专家之手精心打造的。这是一个自古以来典型的开发模式。

但,Linux从一开始就发展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它的发展更像是大量只通过互联网工作的志愿者的随机工作。在质量方面,没有严格的标准,也没有强大的组织来管理。只是执行一个简单的、并未深思熟虑的策略:每周发布,并在接下来的几天内获得数百名用户的反馈。 Linux 创造了一种类似于达尔文自然选择的选择机制。选择的对象是开发人员所做的软件修改。

令所有人惊讶的是,这种开发模式非常有效。 1993 年底,Linux 在稳定性和可靠性上与商业化的UNIX可以媲美,支持的软件也比商业化 的UNIX 更多,一些商业应用程序开始考虑移植到 Linux 上。

1990年代后期,极客社区主要活动是开发Linux和推广互联网。 互联网成为主流后,极客文化开始受到尊重,并产生了一定的政治影响。 1994年至1995年间,正是由于极客对试图将加密算法置于美国政府控制之下的Clipper提案进行大规模抗议,从而使得该法案以失败告终。 1996 年,极客们广泛联盟并使的《通信拨款法》(Communication Appropriation Act)废除。该法案的废除阻止了政府审查互联网。随着《通信资格法》(Communication Eligibility Act)的胜利,极客文化从历史走向了现在。

在Linux社区中,不像大教堂的安静和虔诚而更像是一个杂乱无章的大市场,向几乎混乱的方向开放,充满了不同的计划和方法,但却构建了一个稳定的操作系统。 为什么 Linux 系统没有在混乱中四分五裂,而是以大教堂建造者无法想象的速度变得更加强大?

为什么这种模式会有效?让我们回归到极客文化和开源社区。

极客是由是天才发明家、问题解决者和技术专家组成的群体。极客文化是创建有效的自我市场并使得开源社区和开源开发者成功的真正动力。我们可以使用《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一书中提到的大教堂和集市模式来进一步分析。

好的软件作品往往来自开发者的个人需求。在大教堂模式下,太多的软件开发人员不需要或不喜欢他们正在开发的软件。他们将编程视为一种只为获得报酬的工作。Bug很难找到,需要几个月的仔细检查才能发现和发布。发布间隔越长且不够完美,人们就会越失望。

对于大集市模式则完全不同。许多开源项目的用户本身就是极客。极客可以有效的缩短Bug寻找时间。他们只需要获得一点鼓励或激励,就可以在短时间内发现Bug,并提出问题和提供解决方案。对于一个系统而言,如果想快速提高代码质量并有效地调试它,将用户视为开发伙伴是最有效的方式。用户越多,对抗系统复杂性就越有效。开发人员和测试人员对程序的心态不同,程序员从内向外看,测试人员从外向内看。开源打破了这个困境。由于每个人都有真实的源代码,因此双方很容易开发共享表达模型并进行有效沟通。

《Brooks Law》曾提到:在一个已经扩展的项目中增加人员,只会使项目更加复杂。这句话指出传统软件开发在组织结构上的根本问题:随着开发人员数量的增加,项目的复杂性和沟通的成本会以人数的平方增加,但工作结果只是线性增加。在开源项目中,外围的开发者实际上是在分散的、平行的子任务上工作,只有在那个小的核心团队中才会有布鲁克斯的开销(Brooks overhead)。

这也是“大集市”模式成功的主要原因。这种方法使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成千上万的开发者利用业余时间,仅仅通过互联网进行弱连接和弱合作,就可以创造个世界级的操作系统。

“大集市”想要发挥作用的前提是“开源社区”。开源社区是一个需要热情、智慧和努力才能实现的礼品文化市场。

大多数人类组织模式都是为了适应稀缺性和匮乏性而设计的。最简单的组织模式是指挥系统。稀缺的商品被集中分配,并以武力作为后盾。最常见的组织模式是经济系统的交换。稀缺物品主要通过贸易和资源合作流通。大多数人都有这两种心理模式,并理解它们之间的互动。

然而,有一种完全不同的组织模式即礼物文化。礼物文化不是对物质匮乏的一种适应。它是对丰富物质的充分适应。注意,丰富使命令关系难以维持,交换关系变得毫无意义。因此,在礼物文化中,社会地位(人类对社会地位的竞争有一种自然的内驱力,它通过进化扎根于人心)并不取决于你所控制的东西,而是取决于你所给予的东西。

为什么这种 "给予(Giving) "的礼物文化在极客文化中体现为 "获取(acquisition)”?主要原因是,极客给予的礼物非常复杂。与其他礼物相比,它们的价值很难评估。只能巧妙地取决于同行评价。此外,大多数礼物文化都会有妥协,比如宗族/部落联盟,但开源文化中没有类似的妥协。也就是说,为了获得地位,除了声誉别无他法。

因此,礼物文化的社会地位获得方式和极客礼物的特殊性使极客在同行中追求声望。声望是对极客最基本的一种激励方式。

除了作为一种激励外,声望也是一种吸引注意力和合作的方式。在纯粹的礼物经济中,这可能也是唯一的方式;此外,如果礼物经济、交换经济以及指挥系统是相互关联的,那么声望可能来自前者的环境并传播到后两种环境,这样极客就可以在另一种模式下获得更高的地位。

这就是开源开发本身的 "威望(prestige)"动力,也是开源社区成功的关键。

在开源社区中,创造性的产品会比现有软件产品的增量改进获得更多的声誉;比起与成熟的项目竞争,更容易实现领域内的差距;对现有项目有贡献的新项目更有可能引起注意。因此,开源项目往往会填补前沿领域的功能空白(其中一些是非常成功的项目)。从全球来看,“品类杀手(category killers)”和“填补空白(filling in gaps)”是开源项目发展的大趋势。

理解极客精神,是理解开源模型为什么运作以及开源社区如何成功的关键。对于任何想在未来工作和生活的人来说,了解一些极客文化是有意义的。另外,极客精神不仅限于软件文化。极客的性质实际上与他们正在做的工作无关。人们在其他东西上使用极客态度,如电子或音乐、科学或艺术。

二、DoraHacks的全球运动:从SMO到CMOs再到DAOs

极客文化和极客带来了开源运动。2014年,Hacker一词在海外已经被大众所熟知。但是在中国,Hackathon仍然是空白。在此背景之下,DoraHacks将第一场社区Hackathon引入中国,推动甚至主导了全球极客文化的普及运动。

DoraHacks的全球运动,则顺应了最新的组织管理和发展模式。即从没有阶级制、没有严格制度社会运动(Social Movement Organization, SMO),到随着扁平化概念与互联网技术的演进逐渐演化成实现更加去中心化的决策和更低成本的运行的动态网民群体组织 ( Cyber Movement Organizations,CMOs ),再到一系列算法组成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s, DAOs)。

在我们分析Dorahack的全球运动之前,先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什么是 DAO?

2.1 DAO:一种新型的经济组织

DAO源于对去中心化技术特性(例如全球数字资产、抗审查和自动化操作)将如何改变组织运作方式的想象。最初称为去中心化自治公司(DAC),更通用的术语DAO出现于以太坊区块链社区。基于Vitalik Buterin的DAO、DAC、DA等:2014年的不完整术语指南,DAO可以被描述为一个资本化的组织,其中软件协议通知其操作,将自动化置于其中心,将人类置于边缘。例如,软件协议可以指定组织自动向其成员分配资金的条件。这导致了组织价值可以自动化并由代码执行的想法,这种挥之不去的想法可能错误地暗示隐性知识可以在软件协议中完全表达。

Want to invent your own financial derivative? With Ethereum, you can. Want to make your own currency? Set it up as an Ethereum contract. Want to set up a full-scale Daemon or Skynet? You may need to have a few thousand interlocking contracts, and be sure to feed them generously, to do that, but nothing is stopping you.

— Vitalik Buterin

尽管该术语的假设性想法很多,但当DAO从理论变为实验时,社区在很大程度上重新定义了DAO一词,以表示“不可阻挡”或抗审查的企业。第一个名为The DAO的DAO在2016年成为以太坊区块链社区迄今为止最大的奇观之一,它在2016年筹集了超过1.5亿美元的ETH作为去中心化风险基金。然而,当The DAO在发布一个月后被黑客入侵时,该实验被证明是短暂的。

随之而来的是DAO的冬天,冷冻期甚至早于加密货币市场整体冷却的那几年。尽管如此,即使在这个较为漫长的寒冬期,深耕DAO领域的建设者们依旧没有停止探索的步伐。MakerDAO成立于 2015年,随着其不断增长的声望,吸引了新的人才在该领域工作。 而由贡献者Jorge Izquierdo 共同创立的Aragon于2016年开始为DAO开发工具。

直到2018年,随着DAO基础设施和平台发展与成熟,与DAO相关的大型计划才再次受到关注。如今的DAO与它初期发展的形态已经大相径庭,更接近被描述为符合数字合作主义操作原则的自愿协会。作为自愿协会,它们是陌生人、朋友或不太可能的盟友以匿名方式聚集在一起以实现共同目标的跨辖区方式,并得到代币模型、激励和治理的支持。DAO的成员可以通过代币拥有其数字资产的代表性所有权,这通常同时充当治理权。尽管该术语的假设性想法很多,但当DAO从理论变为实验时,社区在很大程度上重新定义了DAO一词,用以表示“不可阻挡”或抗审查的企业。

今天的 DAO 组织,通常包含以下五个特点

  • 去中心化:社区规则由社区制定,不被中心化组织控制,没有层级结构。
  • 通证化:代币作为参与条件以及激励机制,来促进DAO的发展等。需要注意的是,代币可以是有价值的通证,也可以是无价值的积分。
  • 自主性:社区成员无需通过雇佣的形式,自主地参加到社区的治理中。
  • 自治理性:DAO的运行由所有社区成员以社区提案以及投票的形式进行共同治理。
  • 公开与透明:大多数DAO都基于区块链技术以及智能合约,其规则以及角色,每个决策从提出,讨论,到投票的过程与结果都有公开记录以及可追溯。

DAO 的迅猛崛起,一方面是中心化组织向去中心化发展的历史必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底层基础设施和生态的不断完善和细分。

“2020年属于 DeFi、2021年属于 NFT,2022将会是属于 DAO 的一年”

— Messari 2021.12

DAO作为一种新的经济组织形态正在不断的发展并细分到不同的应用场景:开发者团队(DeveloperDAO),DeFi协议社区(MakerDAO),公链开发者社区(OpenDAO),法律服务组织(LexDAO),非营利组织(UkraineDAO),音乐NFT组织(BeetsDAO),大型艺术组织(PleasrDAO),去中心化媒体(DAOrayaki)等。

在DAO的基础设施和协议正在不断涌现,推动行业发展的今天,不乏一些新的明星项目出现,比如,DoraFactory 、Polygon等出现。而这些项目的最初出现和发展,我们可以发现都与一个项目有关,即DoraHacks。

2.2 DoraHacks的全球运动

“ DoraHacks活动一切设计的原则是“以 Hacker 为中心”, 所以我们会提供最好的吃的、啤酒饮料,音乐,每一个流程细节都经过设计,Dora的志愿者都是经过严格筛选,每次活动志愿者报名都有50多人,有北大、清华的老师和学生还有模特、空姐,大家崇拜 Hacker,相信技术的力量,都想来看看Hackathon中大家的技术魔法”。

---DaroHacks Penny

往往始于简单想法 — 一场社会运动

2014年11月23日,清华大学那个只能容纳60人的猫头鹰实验室,成了DoraHacks正式宣告成立的地方。 DoraHacks首次把一个”舶来新词“ Hackathon(黑客马拉松)引入国内大众视野。

DoraHacks在创办的初期2014-2015年,主办了清华、北大、北航、上交等高校的第一次黑客马拉松,参与人群多为所承办学校的在校大学生。随着,中国互联网进入黄金时代,理工科类的大学生对黑客文化,极客技术都有着极为浓厚的兴趣,也有着渴望跟其他校友交流的强烈主观意愿。这种兴趣/意愿甚至可以快速转化为社会生产力。

作为一个有目标/短期愿景的松散组织,DoraHacks通过组织成员、募集资金的方式运作(因为规模小,实际运用所需的资金量很少)。据说在举办的第一年里,参赛者自带便当参赛是内部共识。

万字详谈DoraHacks与极客运动、加密领域的发展史

DoraHacks & BSC Hackathon 2021 

2014-2016年是DoraHacks第一个有里程碑意义的发展阶段,也是中国的Hacker文化被推动发展的几年。这里有几个明显的转折点:

首先,Hacker的理解。在DoraHacks之前,大家对于Hack 的理解更多的停留在贬义黑客的层面。 DoraHacks的出现,使得大众开始理解和接受:“黑客是帮助人类攻克很多复杂科学技术难题的专家或者极客”。

其次,Hackathon游戏规则的改变,一种新的模式被注入。DoraHacks在前期不到三年的发展历程里,用1000美元作为启动资金(DoraHacks 的启动资金,是DoraHacks发起人Eric用朋友还他的1000元美元作为启动资本),不仅在国内成功举办了上百场 Hackathon,连接了北大、清华、上海交大等近千名 Hackers,更重要的是尤其特有的极客文化,改变了整个行业原有的游戏规则,让一个原本只封闭在大厂内部,或者知名高校内部的小范围Hacker竞技活动形式变成了全球所有Hacker可以一起协作交流场所。

“ DoraHacks活动一切设计的原则是“以 Hacker 为中心”, 所以我们会提供最好的吃的、啤酒饮料,音乐,每一个流程细节都经过设计,Dora的志愿者都是经过严格筛选,每次活动志愿者报名都有50多人,有北大、清华的老师和学生还有模特、空姐,大家崇拜 Hacker,相信技术的力量,都想来看看Hackathon中大家的技术魔法”。

---DaroHacks Penny

2014年-2016年,DoraHacks的发展,我们可以总结为:一场链接Hacker和普及极客文化的社会运动。它以灵魂人物Eric为中心,通过简单信仰(非精细化的,有规划的目标),带动一群有共同信仰的人,组建一个松散式管理的场所。这群志同道合的人可以互相学习,互相协作,但步调不一定统一,对现有组织的未来发展规划未必有清醒且明确的认知,组织内部没有明确的阶级划分,通过加入新老时间以及操作技能熟练程度划分角色。

顺势而为,得 DAO 多助 

必然失败跟偶然成功的差别,往往是在一百件错事里作对了那一两件。

— 编者按 Shaun

2017年的DoraHacks做对了两件事,Findhack是其中之一。2017年是国内 Fintech(金融科技)的元年,也是金融1.0的尾声。各大知名互联网公司都想借助最新科技的力量给自己未来的金融业务赋能,也正是这样的市场机会,给了DoraHacks吸引大厂们参与的关键词,“Finhack”。

万字详谈DoraHacks与极客运动、加密领域的发展史

DoraHacks FinHack 2017

“15年、16年组织 Hackathon,只有北大、清华、北航、北邮等几个重点的高校可以组织。社会上是少有 Hacker 的,大家还在 BAT 里拼命的 Coding,痛并快乐着。17年开始,我组织的全国性第一场 Hackathon Finhack,有 70% 来自行业 百度 腾讯等等,起初还很意外。后来上海、深圳的活动都是有类似的情况,第一次感受到了Hacker社区被大家接受了。”

— DoraHacks COO Penny

受到大厂青睐的DoraHacks不仅获得更多的曝光度,资本的介入也倒逼DoraHacks的创始团队开始去认真思考未来的组织发展方向。 2014-2016年的DoraHacks是一个以链接Hacker和推广极客文化为主的社会运动组织,不以盈利为目的,口号是追求对每一个极客极致般的服务体验。但这种SMO式的松散型组织结构,不足以去支撑DoraHacks全国化规模的快速扩张。互联网行业的马太效应决定,如果初创公司原地徘徊6个月,那几乎等同于宣告死亡。

2017 - 2018年区块链的全面爆发无疑是奠定DoraHacks持续发展壮大的基石。很难讲,当时是区块链助推了DoraHacks还是DoraHacks带动了区块链在深耕领域的发展。DoraHacks在国内一直充当着区块链前沿技术最虔诚的布道者的角色,通过Hackathon的形式,这种布道不仅仅做到表面上的宣讲,更是基于有落地场景的,利用互网络新技术,实质性的去帮助企业或个人解决一些棘手的科技问题。截至2018年底,拿到千万融资的DoraHacks的足迹已经遍及全中国各地,以及全世界8个主要国家15个重点城市,累计参与Hackathon的人数上万,组织收入是之前10倍以上。坊间也一直流传着那个“ DoraHacks曾一次性拿到15个比特币、137个以太坊等各类加密货币资助”的故事。

万字详谈DoraHacks与极客运动、加密领域的发展史

DoraHacks GHS 2018 德国柏林站合影

2017-2018年的DoraHacks的正在走向一个新的阶段。DoraHacks在这个阶段之所以能够高速发展,发展规模从单一校园聚变为全球化,除了组织模式的变化外,极客文化,开源运动随着新兴技术(区块链)的全球二次爆发的大环境,也起到了在关键时点推波助澜的作用。DoraHacks在这个阶段所提出的,“连接”世界上每一个极客的运营理念,十分契合当时互联网行业的发展需求。

“步子迈太大,容易……”的故事我们总挂在嘴边,但无可避免

2019年的DoraHacks,正处在“企业发展周期理论”的“成长期。跟其他所有经历成长期的创业公司一样,有了融资,有了经验,有了规模,尤其有了规模扩张的路线图以及KPI,就会开始疏于精细化管理。或者说,在企业快速拓展规模的发展阶段,有很多比精细化更重要的当务之急。所以,踩坑在所难免。

2019年DoraHacks最轰动的事情无疑是在北京举办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千人Hackathon”活动。活动本身对国内极客形象正面推动的意义被各类媒体相继报道。

规模化的发展,尤其中心化组织的这种结构, 必然会导致组织管理结构臃肿,决策效率低下,无效支出飙升等问题的逐渐显现。与此同时,全球针对Hackathon这种形式开启了一股反思潮。反思潮的背景是全球环境的突变(疫情等),人类传统的分工协作方式产生了变化,分布式(远程)办公逐渐成为行业内主流的办公方式,类似线下聚会类的重模式不再适合这时的社会发展需求。与此同时,黑客马拉松这种形式因为过分关注参赛本身,缺乏对于参赛项目的后续跟进机制,导致项目转化率越来越低(5%-8%)。这种反思潮对于DoraHacks最根本的影响是质疑其运用方式,迭代产品的适用性。甚至,其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都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不是每个创业型公司在成长阶段,都能成为站在风口上的“猪”。

2019-2020年是 DoraHacks 探索新的组织模式和反思的阶段。DoraHacks 抓住了互联网和区块链新技术发展阶段的一些关键词。但,风总是会停,或者风向总会变。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企业也必须及时去调整发展策略,对外整商业计划,产品计划,对内调整组织结构。

再次重生,功 DAO 自然成

DoraHacks是全球黑客马拉松的组织者,也是世界上最活跃的多链 Web3 开发者社区之一。它发起了一场全球黑客运动,并提供加密原生工具包,以帮助世界各地的开发人员为他们的想法和 BUIDL筹集资金。到目前为止,来自 DoraHacks社区的 2000 多个项目已经获得了超过 1500 万美元的赠款和来自全球支持者的其他形式的捐款,它拥有来自 152 个国家/地区的约 100,000 月活跃用户。大量开源社区、DAO和 20 多个主要区块链生态系统已经在使用 Dora的基础设施 ( dorahacks.io ) 进行二次融资、社区贡献、黑客马拉松、赏金分配和其开发者社区的治理。

— 摘自 DoraHacks.io

涅槃重生的 DoraHacks 克服了很多创业型公司向成长型、成熟型公司迈进时难以逾越的障碍。随着近两年全球各类组织从中心化组织到去中心组织(DAO)的演变。DoraHacks成功了抓住了 Web3 领域发展的新契机。今天的DoraHacks不仅拥有更稳定流量,更专业的网络平台,在自主研发了更多的产品线,如Dora Factory,Hackerlink (后DoraHacks.io),HackathonDAO 等的同时,还孵化了很多前沿领域的创新项目。而DoraHacks自身的组织结构,也从 SMO、CMOs 的方式,朝着去中心化组织DAO的模式演变。

全球各类组织从中心化组织到去中心组织(DAO)的演变,一方面跟现实环境的变化(例如气候变化,疫情风暴)有关,另一方面跟新技术(Web3,区块链)的不断迭代有关。更重要的是,跟企业前期发展的路径,甚至创始人/创始团队的价值观息息相关。

去中心组织(DAO)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触媒式人物甚至核心团队在管理上做去中心化这件事。从最近 Eric 的很多访谈可以看出,如何把 DoraHacks 的控制权由中心化组织转交给组织成员,一直是他在认真探索的课题。这种变化看似只是简单的组织权力,架构调整上的变化,实际上需要科学且复杂的科技手段作为辅助。其子品牌DoraFactory是其最有力的证明之一。

“Dora Factory 提供了一个大游乐场,让所有组织可以轻松创建 DAO,并准备了大量的酷炫链上治理功能,可满足DAO们在治理,筹款,协作,管理等方面的关键需求。”

“对我们来说,DAO不仅仅是投票机器。DAO应该是一组完整的、丰富的链上治理方案。为此,我们可以搭建一个开放的基础设施,所有的 DAO 可以自由地、即插即用地调用治理功能,这就是我们所说的 DAO 即服务基础设施。(DAO-as-a-Service)”

— Dora Factory Steve Ngok

今天的DoraHacks恰好拥有了具备转型的所有关键要素:有格局的核心团队,最前沿科技化的网络平台,一群斗志昂扬,目标统一的伙伴,一个目标宏大的信仰。剩下的,我们不妨交给时间,耐心观察。

万字详谈DoraHacks与极客运动、加密领域的发展史

“如果这个世上真有一场不散的宴席,让一群内心怀揣着对新事物,新技术无限好奇且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能相约而坐,互助成长于不经意的谈笑间,那将该有多美好啊!”

— 英文版摘自 DoraHacks 发起人 Eric 14年2月在牛津大学期间所写短文,中文为编者译

DAO 即是一种社会学理念,也是一种组织关系范式,是加密世界破圈时的一个 Buzz-Word。

三、Dorahacks与开源开发者:从链接Hacker到资助BUIDLer

在DoraHacks不断的推动和普及全球极客文化和开源运动之时,我们可以明显的观察到开源开发者数量、资助模式及文化等演变。

2014-2019: Hacker 和 链接

2014年,中国并没有任何一个极客组织,极客社区更是一片空白,而中国的开发者正在爆炸式增长。在这种情况下,Hacker和开源社区的缺失,必然会出现上文《Brooks Law》提到的现象。链接全球开源开发者、构建一个纯净的中国开源社区是一个机会也是一项使命。因此,DoraHacks 以此为使命,构建中国第一个Hacker 社区。Hacker社区作为一个连接平台,不仅连接Hacker和Hacker,同时连接Hacker与行业,让Hacker接触到现实中的新问题。

为实现这一目标,DoraHacks 链接全球Hacker 并通过以下模式,普及极客文化和构建极客社区:

1)Hacker 场所构建

2014年DoraHacks 以清华大学猫头鹰实验室为起点,在五年的时间内,从部分高校运动到全国运动再到全球运动,创造了国内甚至全球的多个第一。

  • 2013年Eric在欧洲核子物理研究组织(万维网诞生的地方)组织了CERN Webfest 2013
  • 2014年底在清华大学举办了中国大陆第一场大型高校Hackathon
  • 2015年举办中国大陆第一场Google Solve For X for kids和近60场黑客马拉松
  • 2016年、2017年举办了中国大陆第一场金融科技大型Hackathon
  • 2017年,北京地区第一场大型区块链Hackathon
  • 2018年,在全球8个国家,15个城市组织黑客马拉松,Matic等明星团队参加
  • 2019年,中国第一个最大规模的千人Hackathon:工业革命4.0

在这个过程中,DoraHacks坚持从实际问题出发,不盲目迎合行业和企业需求,从而使得Hacker 文化迅速普及和形成了中国最大的极客社区和全球最活跃的极客社区之一。DoraHacks 在坚持其初心的过程中。为中国的开源开发者构建了一个纯净的极客场所。

2) Hacker 链接

极客社区的最终目的是构建产品,尤其是品类杀手和填补领域空白。在DoraHacks构建初期,中国开源开发者,存在两个特点:没有形成清晰的价值观和无原创代表作。这就意味着,在全球开源社区中,中国无法形成其主流的影响力。因此,Dorahacks将真实世界的问题与Hacker链接,解决现实世界中的问题并形成其特有的影响力。

从2014至2019年,DoraHacks在全球举办过百余场Hackathon(黑客马拉松),为上万名极客提供交流的机会,累计产出3000余项目,辐射30万名开发者,弥补了中国开源开发者在国际主流地位上的空缺和逐步提高其影响力。

2020-~:BUIDLer 和资助

从2020年开始,全球局势和环境发生了一系列变化,这些变化交织在一起催生了新的化学反应。

首先,Covid-19爆发,反全球化力量从过去的反全球化思潮、逆全球化政策开始发展为“去全球化行动”。全球从自由流动变为互相封锁,日常办公模式从集中式线下办公转变为分布式线上灵活工作模式。

其次,加密行业牛市到来,推动了加密行业的创新应用和发展并已经成为地缘政治领域的一个主要新兴力量。如,为乌克兰的国防事业众筹数千万的资金;俄罗斯被踢出SWIFT;拜登政府公布了关于数字资产监管的行政命令,并承认加密货币和Web3技术对美国国家经济竞争力的未来至关重要。

疫情的爆发和加密技术的发展,使得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领域发生交织变化。在这一大的环境下,Hackathon模式,也从有限时间内的集中式极限开发模式转变为随时随地的BUIDL。

为什么会强调BUIDL。加密行业和Web3是极客的新阵地。BUIDL是HODL的衍生用语,通常指加密货币生态体系的参与者,无论整体市场走势高低起伏,都在不断创建新产品与服务。即使加密货币处于熊市,真正信奉者都会继续耕耘、建立和扩展生态体系。所以,BUIDLer,是真正关心行业、希望将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推向世界的人!

DoraHacks 从2017年开始专注与Crypto和Web3领域,并从Hackathon 发展到构建基础设施和产品。2020年DoraHacks根据Crypto行业特点,发布了其二次方融资资助机制并进一步演化为基于MACI的二次方融资资助机制。

对于极客而言,将开源开发转变为产品,其商业模式探索和初步启动资金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DoraHacks 通过基础设施平台,与Hacker关系也从链接转变为BUIDLer和资助甚至更进一步的多链运动。具体模式如下:

  • 为BUIDLer 提供更高频的曝光机会

DoraHacks.io 是一个有很多投资机构、个人在关注的平台,多申请DoraHacks的Grant/Hackthon,就可能被越多的投资机构或者个人投资者所关注。不仅如此,DoraHacks 几乎会为每一个项目做专属的 Youtube 直播,给与 BUIDLer 自我曝光的机会。如果是中文团队,也可以安排B站直播。DoraHacks 仅在币安直播就有超过5万多粉丝。一次的项目曝光,总观看量就可达到20万次以上。

  • 为BUIDLer 提供更多生态的支持

无论哪种生态,为了自身更好的发展,一定会去扶持一些生态内的新兴项目。生态越成熟,孵化的门槛越高。例如Ploygon 、SolanaBNB,今天想加入这些成熟生态,势必对项目的各类要求会更高。同理,本身还处在发展初期的生态,对孵化自身生态项目的要求也会低很多,例如 Moonrive、Boba等。 无论哪种生态,DoraHacks都可以给到BUIDLer天然的生态支持。

  • 更好的BUIDLer 圈

行业间的合作和消息互通非常重要的,DoraHacks的用户遍布欧美、中国、非洲、东南亚,圈子文化可以让 BUIDLer 们更快更好的了解每一个地区的项目偏好、发展情况,并建立合作。

  • 为BUIDLer 提供更实际的资金资助

在 DoraHacks上的BUIDLer ,可以有机会拿到实际的资金资助,目前的资助方式有Grant和 Hackathon两种

  • 为BUIDLer 提供种子轮投资

每个生态的 Grant/Hackathon 都会有一个种子投资的基金。如果感兴趣,您可以亲自在 DoaraHacks 的网上查询各类生态的种子投资基金的近况。

截至目前,来自 DoraHacks 社区的 2000 多个项目已经获得了超过 1500 万美元的赠款和来自全球支持者的其他形式的捐款,它拥有来自 152 个国家/地区的约 100,000 月活跃用户。大量开源社区、DAO 和 20 多个主要区块链生态系统已经在使用 Dora 的基础设施 ( DoraHacks.io ) 进行二次方融资、Grant、社区贡献、黑客马拉松、赏金分配和其开发者社区的治理。

Ploygan、Solana、Filecoin、BNB、Opensea、ETH、BOBA、Moonriver、Avalanche等各类公链生态、新生态、L2 ……只要做开源开发者项目的资助,都会在 DoraHacks 发起,DoraHacks 是各生态早期的项目聚合地。一方面,DoraHacks 给这些项目提供了优质的曝光渠道,以及快速链接市场的方式,另一方面,很多 BUIDLer 通过 DoraHacks 让更多人认识了自己。

四、DoraHacks 与 加密行业的共进史

加密行业底层区块链技术的发展,若以重要的发展/发明阶段来切分,时间线与互联网演变关键步骤的时间节点高度吻合,而这些高度吻合的时间节点,又与DoraHacks的发展紧密的绑定在一起。从DoraHacks诞生,到区块链的发展历程中曾出现了一系列里程碑式的事件,这些具有划时代意义事件每一步的发展过程,都是创造我们今天所熟悉的Web3的关键步骤。

互联网与区块链诞生前的发展在关键时间节点高度吻合 

  1. 60s,第一个广域计算机网络的建立,标注互联网的诞生。
  2. 70s,电子邮箱系统的开发。Bailey W. Diffie、Martin E. Hellman两位密码学的大师发表了论文《密码学的新方向》,奠定了整个密码学的发展方向。
  3. 3.80s,以太网的创建。Lamport提出拜占廷将军问题,标志着分布式计算的可靠性理论和实践进入到了实质性阶段。 

1982年 Leslie Lamport 把军中各地军队彼此取得共识、决定是否出兵的过程,延伸至运算领域,设法建立具容错性的分散式系统,即使部分节点失效仍可确保系统正常运行,可让多个基于零信任基础的节点达成共识,并确保资讯传递的一致性。

—Lamport 提出的拜占廷将军问题

  1. 90s,万维网(www.)启动。HashCash方法,也就是第一代POW(Proof of Work)算法出现。
  2. 2001年,第一个浏览器和搜索引擎的创建。同时期,Napster、EDonkey 2000 和 BitTorrent 分别相继诞生,奠定了 P2P 网络计算的基础。
  3. 2008年,中本聪发表著名论文《比特币: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标志着比特币/区块链的诞生。

中本聪在2009年1月用他第一版的软件挖掘出了创始区块。包含着那句: “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像魔咒一样开启了区块链/比特币的时代。

加密行业的诞生因为比特币/区块链技术的诞生而诞生。伴随着全球Hackathon形式的流行,开源运动的二次复兴等,区块链时代一路高歌,从1.0朝着3.0进化。

2008 — 2013年中,区块链 1.0 时代

  1. 2010年9月,第一个矿场Slush发明了多个节点合作挖矿的方式,成为比特币挖矿这个行业的开端。
  2. 2011年4月,比特币官方有正式记载的(https://bitcoin.org/en/version-history)第一个版本:0.3.21发布,这个初级版本由于支持uPNP,实现了我们日常使用的P2P软件的能力,具备P2P能力的比特币。
  3. 2013年,比特币发布了0.8的版本,这是比特币历史上最重要的版本,它整个完善了比特币节点本身的内部管理、网络通讯的优化。至此,比特币才真正支持全网的大规模交易,成为中本聪设想的电子现金,真正产生了全球影响力。

区块链作为新开源技术的出现,也引发了历史上开源运动的第二波热潮,新技术的诞生把沉寂已久的极客又重新聚集在一起,他们需要以某种方式重新建立紧密联系。

2013年末 — 2018年,区块链 2.0时代,以太坊、智能合约、开源运动、“Hackathon”、DaraHacks

2013年末,Vatalik Buterin(被大家尊称为"V神"的天才程序员)发布了以太坊的白皮书,标志区块链2.0时代的到来。以太坊作为一个开源的有智能合约功能的公共区块链生态网络,旨在构筑下一代加密货币与去中心化的应用平台。

万字详谈DoraHacks与极客运动、加密领域的发展史

截至2021年6月,以太坊是规模和体量最大的区块链基础设施生态网络,总共5900个节点,0.56亿个地址账户,节点遍布美国、德国、中国、法国和新加坡等地。

同年,智能合约出现。通常情况下,主流商业世界的合同是在两个独立实体之间管理的,有时还有其他实体协助监督过程。而智能合约是那些在区块链上自我管理的合约,由一个事件触发,如到期日过去或一个特定的价格目标被实现;所以相应地,智能合约自主管理,并且根据需要进行调整,没有外部实体的投入。

万字详谈DoraHacks与极客运动、加密领域的发展史

智能合约简单说明

2014年,DoraHack诞生,并把Hackathon带入中国。作为全球开源运动具体表现形式的Hackathon,起初绝大部分都是在知名高校、科技型公司、研究所内部以固定小圈子的方式进行。2014年DoraHacks所组织发起的Hackathon,迎合了国内极客们在新技术(区块链)高速发展时期,急需相互交流的需求。新的创新,往往需要一群人集思广益的相互发生思想碰撞。

DoraHacks为这些思想碰撞的火花们提供了很好的容器,不仅如此,也让更多不了解极客文化,不了解区块链世界的人参与了进来,推动了区块链的发展。

“早期的DoraHacks只是一个Hacker社区,在2014年11月份的时候就已经在清华做各种各样新技术的 Hackathon,因为 Hackathon 是极客社区的标配活动,所以例如清华的Thacks、北大Hackathon、北航Hackathon、上交Hackathon以及后来很多高校的Hackathon,都是由DoraHacks来做。”

—DoraHacks Founder Eric Zhang

2017年,DoraHacks 在国内举办首场“FinHACK”主题的Hackathon,标志着把区块链/加密货币行业正式带入中国大众视野。

2018年, DoraHacks 发展成为一个全球的Hackathon组织者,全世界在8个国家,近20个城市组织过Hackathon,社区的开发者覆盖几十个国家。

2018年,“All in“与”寒冬”,“区块链“两个相互矛盾的关键词扮演了贯穿全年的重要角色。 整个数字货币市场蒸发了7276亿美元,全年下跌87.76%,寒冬的情绪在加密市场蔓延。但任何投资市场都会经历牛市和熊市的周期,这也是无法避免的经济规律。

2019年 — ~ 区块链 3.0:分布式作业,复杂智能合约,多链/跨链基础设施建设、HackerLink、Dora Factory、二次方融资机制、MACI…

2019年,加密行业步入牛熊交替关键期,市场从狂热与兴奋逐步回归谨慎与务实,洗去泡沫。同年,DoraHacks在中国北京举办“第四次工业革命千人Hackathon”活动。

2020年初,DoraHacks自有的开发者平台HackerLink诞生。这是一个功能强大的开发者激励平台。伴随着全球疫情的爆发,HackerLink以灵活用工的方式帮助了一大批传统企业节约成本、度过难关。

万字详谈DoraHacks与极客运动、加密领域的发展史

在DoraHacks全球极客群的支持下,HackerLink上线仅三个月就已服务全球上百家企业,订单超额超1500万。实现了逆流而动、快速生长。

2020年— 2021年,区块链技术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扩展性。比特币仍然受到交易处理时间和瓶颈的困扰。许多新的数字货币已经试图修改他们的区块链,以适应这些问题,但取得的成功各不相同。Ploygan、Solana、Filecoin、BNB、opensea、ETH、BOBA、Moonrive、Avalanche等各类公链生态、新生态、L2 ……只要做开源开发者项目的资助,都会在 DoraHacks发起,DoraHacks是各生态早期的项目聚合地。

DoraHacks 给这些项目提供了优质的曝光渠道,以及快速链接市场的方式,很多 BUIDLer 通过DoraHacks让更多人认识了自己。仅在2021年,就有 30 多个主流 Web3 生态应用平台在DoraHacks.io上举办了Hackathon并发放了Grant,涌现出了总计 2000 多个新的早期极客开源项目。

2021年3月,由 DoraHacks所孵化的 Dora Factory 诞生,Dora Factory是多链的DAO即服务去中心化治理基础设施(DAO-as-a-Service)。

2022年2月, 美国最大的以太坊生态线下Hackathon- ETHDenver 22使用DoraHacks.io 作为黑客松项目平台,吸引了世界各地接 171 个以太坊生态早期项目的参与。

今天的DoraHacks的合作伙伴已遍及全球。区块链行业中,从ETH到Polkadot的各大生态都在通过DoraHacks的Hackathon孵化项目。

“举几个例子,很多加密世界的建设者,都是非常非常早参加DoraHacks的活动;比如印度社区的 Matic,Matic是2019年上币安,应该是币安整个IE0市场的第一个项目,但是Matic其实在2018年夏天的时候就参加了DoraHacks在印度班加罗尔组织的黑客马拉松,当然那个时候他们还处在比较早期的状态。”

— 摘自 DoraHacks 发起人 张剑南 与2021年1月27日接受 币安智能链社区专访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2年初,从DoraHacks的社区里涌现的各类早期优质项目有:

FunctionlandMantaETHSigndeBridgeStrips FinanceYin FinanceSolend1SOLStepNRaydiusZecreyTaker ProtocolIzumiZKLinkPawnfiInsurAce

(本文筛选出21个具有代表性的项目名称并附注链接)

这些由 DoraHacks 孵化的早期项目,涉及到投资机构包括:Mask Network、Incuba Alpha、SevenX Ventures、Hash Global Capital、元宇宙资本、Zonff Partners、NGC Ventures、Puzzle Ventures 等

DoraHacks 在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创新方面,对行业也有着前沿的贡献。

2021年3月,由 DoraHacks 所孵化的 Dora Factory 是多链DAO即服务基础设施(DAO-as-a-Service),产品有实际的用户数据,社区参与度高,在创立初期就有较为可观的用户基数,社区资助是 Dora Factory 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Dora Factory 所建立“二次方融资机制”,是一个可持续的资助机制,它让 Dora 社区能够持续支持创意/项目,并最终通过 HackerLink 实现机制的自动化。

万字详谈DoraHacks与极客运动、加密领域的发展史

在 Dora Factory 所建立的二次方融资资助出现之前,行业一般面临四个机制设计问题

  • 女巫攻击:是一种在线网路安全系统威胁,是指个人试图通过创建多个帐户身份,多个节点或电脑坐标从而控制网络。这原理跟创建多个个人社交媒体帐户一样。(“Sybil”一词是来自于一位被诊治为“多重人格障碍”的女性名为 Sybil Dorsett 的个案。)
  • 共谋:既串通,是竞争对手之间的一种非竞争性的、秘密的、有时是非法的协议,企图扰乱市场的公平秩序。
  • 欺诈
  • 不公平

Dora Factory 的二次方融资提供了以上问题的相应解法

  • 针对“女巫攻击”的解决方案:Dora 针对女巫攻击提供的解决方案:使用 DoraID 进行反女巫 Staking。在二次方资助 V2 协议中,集成了 DoraID 以基于质押验证选民身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称之为反女巫质押)。DoraID 是质押的通用框架。它允许用户以“定义的数量和时间持有 DORA 代币。它最初是由 Dora Factory 开发者 在 3 月底提出的,现在部署在以太坊和 BSC 上。

在以往的二次方资助中,轮后分析在调整最终结果和维护公平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通过使用 DoraID,可以大大减少轮后分析的工作量。反女巫质押的原理不是像中心化解决方案那样检查每个投票的合法性,而是通过一个很大的投票权重将女巫攻击的成本大大增加,进而使其在实际中不可行。即让女巫攻击的成本远远超过它的收益。

  • 针对“共谋”的解决方案:将投票过程变成非协作博弈的游戏。一个基础的解决方案就是 MACI。首先我们所有人在投票的时候都通过一个管理员。然后管理员会向整个市场发出一个公钥,私钥管理员由管理员保管,所有的信息都是通过公钥的加密完成的,所以你只能看到所有人信息的密文,而看不到明文。简单来讲,其实就是每个人将自己的投票加密,由管理员公布出一个结果,再用零知识证明这种密码学手段在不公布任何细节和过程的情况下,证明这个结果是真的。

管理员是一个中心化节点,但这个节点可以做恶的程度是有限的。首先管理员无法公布错误的结果,这是由零知识证明保证的。但是管理员可以做一些别的坏事,比如拖延,不发布结果,或者私下里泄漏隐私信息。

  • 针对“反欺诈”的解决方案:通过一定程度的智能合约管理控制和前端审查添加反欺诈功能。HackerLink 已经实现了一个审查机制来验证项目身份。首先,有两个功能允许项目所有者自动验证他们的 GitHub 和 Twitter 所有权。此外,它允许删除一个被证明是欺诈的项目,匹配的资金将自动重新计算,并重新分配给社区的其他成员。
  • 针对“不公平”的解决方案:设计了二次方资助累进税机制,并对这个机制进行了模拟。该算法在每次调用 vote() 函数后分配 tax。在二次方资助 V2 协议中,我们将累进税函数纳入到投票过程中。

最小化抗共谋基础设施 MACI(Minimal Anti-Collusion Infrastructure )是 Dora Factory 以太坊工厂的核心模块之一,通过对投票进行加密以及对结果提供零知识证明,实现隐私投票,将链上和链下治理的投票过程转化为非合作博弈,以达到抗共谋的目的。抗共谋问题是链上治理技术的圣杯,解决抗共谋问题是链上治理走向规模化的必要条件。

MACI的框架性想法由Vitalik Buterin提出,由原Applied ZKP团队实现基础开源代码库,DoraHacks对MACI代码中的安全性和效率问题进行了系统性优化。今年2月20日的ETH Denver大会,DoraHacks上推出第一个中等规模的MACI二次方资助轮次,超过 2,000 名开发者和 10,000 名参会者将通过DoraHacks平台进行零知识二次方投票,这是MACI和链上隐私投票的第一次中等规模应用。 

DoraHacks从 2014年的创建开始,其发展路径与今天促成Web3领域蓬勃发展的关键词一脉相承。这种重合不仅是所涉及领域的浅层次重合,更是相互推动的协调发展。从某个角度来看,是 DoraHacks推动了国内,乃至全球“ Hackathon ”文化,区块链、Web3基础建设工具的发展。DoraHacks作为中国区块链早期布道者之一,对整个行业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五、盘点Dorahacks 未来的布局与发展:一场全新的多链运动及Non-crypto的扩展

就像 DoraHacks 用连接的方式把早期项目与每一位极客连接在一起一样,DoraHacks在八年的行业高速变迁中,通过自身的贡献,把“极客文化”,“开源运动”,“区块链”,“Web3”,“Hackathon”紧密的连接在了一起。

极客总是与最前沿的领域相连。DoraHacks 作为全球最大的极客组织和最活跃的Web3多链开发者社区之一,一直保持着在前沿领域的不断探索,我们通过对DoraHacks发展历程的观察、研究、分析,不单是为了给行业的参与者多一份启迪,引入多一些思考,更是想借此机会,一窥DoraHacks未来的发展布局。

在已捕捉的各种蛛丝马迹中,我们发现DoraHacks的未来发展有几条明显的线索。

首先,对基础设施的不断创新。“一场永不停止的hacker movement”和“Web3多链开发者社区”,不应只是链接和Grant。我们从DoraHacks 平台上的一系列基础设施的应用可以看到,DoraHacks 正在从宏观和微观的不同层面,如投票机制、资助机制、激励协议等,通过努力创新来提升行业效率。

其次,更广泛的社区参与。作为全球最大的极客组织,大多数用户对DoraHacks 了解,定格在Web3社区,而通过我们观察,例如DoraHacks在2022EthDenver bulid Space 赛道和资助多个非Crypto项目的一些特别案例中发现。DoraHacks 未来的发展必将会扩展到更加广义的世界,组织和服务更多的Hacker。

最后,DoraHacks会更加注重Hacker的需求。Hacker是解决实际问题的一个群体。问题本身包含着实际价值。DoraHacks会始终专注于Hacker本身,关注Hacker的想法,并使得更多Hacker能够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同时,不必担忧生存问题。而对于Hacker的定义,也一定不会只是局限在开源开发者上。

Web3生态是丰富多彩的。拥有多样性的技术、基础设施、社区文化等。比特币社区的保守自由主义,以太坊社区的新自由主义,BSC 生态自下而上的GameFi创新应用。不论技术还是文化层面,Dorahacks都将会多方面的支持多链生态发展。

我们有理由相信,一直走在行业前沿的DoraHacks,在未来的发展道路上,势必会掀起一场全新的多链及Non-crypto扩展的新运动。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版权声明:mimiby 发表于 2022-05-22 17:30:55。
转载请注明:万字详谈DoraHacks与极客运动、加密领域的发展史 | 秘密通路mimiby